1. <tr id='jrwnk'><strong id='jrwnk'></strong><small id='jrwnk'></small><button id='jrwnk'></button><li id='jrwnk'><noscript id='jrwnk'><big id='jrwnk'></big><dt id='jrwn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rwnk'><table id='jrwnk'><blockquote id='jrwnk'><tbody id='jrwn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rwnk'></u><kbd id='jrwnk'><kbd id='jrwnk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jrwnk'></ins>

  3. <dl id='jrwnk'></dl>

    <code id='jrwnk'><strong id='jrwnk'></strong></code>

  4. <i id='jrwnk'></i>
    <acronym id='jrwnk'><em id='jrwnk'></em><td id='jrwnk'><div id='jrwn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rwnk'><big id='jrwnk'><big id='jrwnk'></big><legend id='jrwn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 id='jrwnk'><div id='jrwnk'><ins id='jrwnk'></ins></div></i>
    <fieldset id='jrwnk'></fieldset>

      <span id='jrwnk'></span>

          專訪於湉隨於而安的姿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都市白領追求品味,可每天上班就像受罪,還是讓小編,給你點心理安慰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不吊大傢胃口瞭,一起來瞭解一下。

          最近都市情感劇《都挺好》口碑收視雙豐收,掀起瞭一股全民追劇熱潮。在這部劇中,於湉獻唱瞭同名插曲《都挺好》,這首歌的歌詞也讓很多人產生瞭共鳴。

          對於劇中眾多個性鮮明的角色,於湉坦言自己雖然才看到三十多集,但個人而言最喜歡蘇大強:“我太喜歡這個角色瞭,倪大紅老師演得太好瞭。我看的時候一直在笑,因為蘇大強這個角色雖然是個老人傢,也很‘作’,但他真的‘作’得很可愛。到瞭那個年紀,子女都不在身邊,他的所作所為也隻是想博得關註而已。”

          對於劇中最觸動自己的點,於湉表示對傢庭紛爭和亂鬥並沒有太大的興趣,反而很期待劇情反轉,一傢人能夠摒棄前嫌,和和睦睦:“雖然我還沒追到很後面,但聽說我的歌就是在劇情反轉的時候出現的,挺期待的。”

          《都挺好》姚晨郭京飛同臺飆戲,於湉獻唱同名插曲

          在采訪中,於湉也和我們分享瞭自己在新片《瞄準》裡飾演的角色:“這部劇的劇情目前還不能透露,不過可以告訴大傢,我在劇中飾演的是一名狙擊手,叫陳連勝,大傢都叫他老三。所以在劇組,同事們看到我都直接叫我‘三哥’。這部劇拍瞭半年,剛開始演的時候可能有點生疏,不過後期慢慢摸索,我也從別的演員身上學到瞭很多。我看瞭一些片段,大場面很多,很精彩,希望大傢可以多多支持。”

          而作為一個標準的“養生派”,於湉在劇組也遇到瞭一些趣事:“這個劇組男生特別多,所以比較能玩到一塊,大傢經常一起吃飯、喝酒、看電影什麼的。他們每次都會說‘於湉來坐會兒,到十點一定放你回去。’哈哈,因為我一般十點就睡覺瞭,和大傢打成一片的同時,他們也會比較尊重我的作息。我今年的生日是在劇組過的,那天我破例玩瞭個通宵,和大傢一起吃蛋糕,唱K,挺難忘的。”

          “創辦夢織音不是玩票而已”

          2017年,身為音樂創作人的於湉為瞭給音樂人提供一個更自由、友好、開放的平臺,創辦瞭音樂廠牌“夢織音”。提到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,之前還略顯羞澀的於湉變得滔滔不絕:“成立夢織音,是因為我本身就很喜歡創作,但在這個行業裡,大傢有時候顧忌的事情太多,比如合約等等。在夢織音,我們會先去進行交流、合作,做出雙方都比較滿意的成品後再去談合約,我也希望讓所有音樂人都聚在一起,而不是孤軍奮戰、單打獨鬥。”

          雖然夢織音在短短幾年內已經走上瞭正軌,為國內很多知名的藝人創作出瞭膾炙人口的優秀音樂作品,但於湉坦言,在邁出第一步之前,自己還是很忐忑的:“最開始的時候壓力很大,身邊也有朋友質疑自己是不是隻是在玩票而已,因為作為一個藝人,本身就有很多工作要去做瞭。當時我對自己也有一些懷疑,不過既然下定決心要做,那就試試吧。當時創辦公司,有瞭合夥人,後面陸續有一些員工進來,我就在想自己能不能‘養得起’他們,哈哈。我之前的預期是在一年半的時候,讓公司進入一個穩定發展的狀態,不過這個目標我們一年就達到瞭,現在我們已經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瞭,一切也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。我覺得這些都得益於大傢對版權的重視,加上去年很多節目需要音樂,節目中選出來的偶像又需要發唱片,所以能這麼順利,我覺得是天時地利人和吧。”

          於湉實力演唱《live your life》

          當身份從藝人切換到公司老板後,於湉坦言自己成熟瞭許多,對人事物的包容度也更強瞭:“以前做藝人的時候,我總是在想自己要什麼樣的音樂,永遠以自己為中心去出發。而現在,我還會考慮到公司同事、音樂創作者以及客戶需要什麼。慢慢地,我自己也從一個被服務的角色轉換到服務別人的角色。”

          從創辦夢織音到現在不到兩年的時間,於湉慶幸自己除瞭剛起步時大傢會用比較懷疑的眼光去審視自己,進入正軌後,並沒有遇到什麼大的波折:“我是一個比較保守的人,喜歡打安全牌,量力而行,不會讓自己有太大的負擔,加上我運氣還算挺好,所以公司發展也算比較順利。”

          “這兩年我的創作狀態發生瞭很大的改變”

          成立公司,很大一部分的精力都需要投入進去,這對作為音樂創作者的於湉來說,是不是意味著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生產自己的音樂呢?他這樣說:“其實這兩年我的創作狀態發生瞭很大的轉變,之前覺得創作都應該來自於生活,但這樣的創作狀態反而會讓我無法專心享受生活,創作也會變成一種壓力,這種狀態非常不好。後來我反思瞭一下,決定讓生活回歸生活,如果需要發歌,我再把自己的創作開關打開,這樣我既不會錯過生活,又能保持良好的創作狀態。”

          於湉真情演唱《指紋》

          改變自己的創作方式後,於湉對現在的作品也更加滿意瞭:“不管從身邊的朋友的反饋,還是市場的認可度,我都覺得目前的作品比之前過分執著於創作的階段要好很多,而且慢慢也會有一些影視作品選擇我的歌當作插曲。我覺得現在這樣的創作狀態挺好的,讀書、看電影的時候也不用特別去想到創作,那樣就太沒意思瞭。”

          “現在的偶像很多都不認識我”

          2018年《偶像練習生》、《創造101》等節目的大爆,讓選秀又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中來。作為同為選秀出身的於湉,跟這些後起之秀們也有很多合作:“我去探過很多次班,不過他們很多人都不認識我瞭,哈哈。我就把自己當成參與制作的幕後工作人員,跟他們自我介紹也隻是說‘你好,我是配唱老師於湉。’”

          無熱血不街舞!於湉助力打call《熱血街舞團》

          在與眾多合新人偶像的合作中,於湉對他們印象都非常深刻:“在他們身上我看到瞭像我們當時剛出道時的那種熱情,他們表現出來的青春、沖勁兒也讓我很受感染。我們當時剛出道的時候,非常懼怕鏡頭,完全不知道怎麼跟鏡頭交流,我出道兩年都還不知道該怎麼拍雜志呢。但這些新的偶像,在鏡頭前的表現力都很強,這是我們當時非常欠缺的。”面對新興力量,於湉稱這是一件好事:“如果沒有新人出現,那大傢都隻會坐享其成。他們的出現,反而會讓我們更加努力去創作出更好的作品。跟新出來的弟弟妹妹相比,我也隻是比他們早出道瞭幾年而已,彼此身上都有值得互相學習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“出道六年,漸漸接受自己是藝人,而不是音樂人”

          參加快樂男聲時,於湉心裡的夢想一直是成為樸樹、許巍、鄭鈞那樣純粹的音樂人。而當他真正踏入演藝圈之後,才發現這樣單純的音樂夢並不是那麼容易實現,於是他慢慢調整心態,嘗試去做演員、參加綜藝等等,除瞭音樂這個自己一直熱愛的領域,於湉對別的嘗試也樂在其中:“最早的時候,去拍戲或者參加綜藝,我會比較有壓力,因為總覺得自己沒有準備好,很怕在別人面前露怯,所以會有一種極大的不安全感,一直想要去自我保護。但後來發現這種不成熟和羞澀,才是自己最可愛的地方,哈哈,我也會慢慢去接受自己的不完美,再去練習,讓自己變得更好。比如拍瞭一部戲,發現自己不足的地方,我會立刻去找老師修正,老師會針對你的不足進行指導,這樣才會成長得更快。”

          “這幾年有想過放棄嗎?”

          “沒有。”“但我想過為什麼要走這條路。”

          作為一名藝人,有舞臺上的光芒四射,就一定有背後的自我懷疑和否定。對於於湉來說,“為什麼要走這條路?”這個問題從上學的時候開始,一直陪著他走到現在:“在身邊的朋友都按部就班地上學的時候,我就一個人跑到北京去學音樂瞭,後來又出瞭國。很多以前的同學現在都還在天津,大傢沒事就會聚在一起吃吃燒烤,喝點小酒。看到他們這樣,我有時候就會想為什麼我自己要選擇現在這條路?為什麼不循規蹈矩一點?我覺得很多像我一樣的北漂青年都會有這樣的疑問,但我漸漸地也給瞭自己一個答案——隻要我能夠踏踏實實地做音樂,就夠瞭。”

          於湉現場演繹《公子病》

          知足常樂,隨遇而安,是於湉為人處世的信條,在參加快樂男聲的時候,他隻是希望能默默地做一個幕後工作者,簡簡單單地做自己的音樂。而後來的出道,走紅,慢慢擴展自己的音樂疆土,嘗試不同的可能性,都是他之前未曾奢望過的事情:“作為一個藝人,我覺得是非常幸運的事情,我應該去感恩和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,讓自己變得更好,創作出更多更優秀的作品給一直陪伴我的粉絲和工作人員。我也希望大傢能夠從我的歌裡找到答案,從而陪伴、鼓舞他們勇敢前行。”

          “別問,問就‘早睡早起’”

          於湉的健康狀況之前一直是粉絲所擔憂的事情,然而去年他驚喜地現身《超新星全運會》,還在跳高比賽中獲得第三名的好成績,讓大傢稍稍寬瞭心。對於運動和健康,於湉也表示自己正在為接下來的巡演“隨於而安”儲備體能:“我在出道之前生過一次重病,前幾年的時候可能經常會發燒,但後來慢慢去看瞭一些中醫,也學習瞭很多調理的方法,所以現在大傢放心,我的身體狀況非常好。”

          談到養生,於湉又起勁兒瞭:“我身邊很多朋友都會問我有沒有什麼新的養生的方法,但當我說完之後他們都會嗤之以鼻。舉個例子,有人會問我‘最近我老失眠,怎麼調整啊?’我就隻有一句‘早睡早起。’哈哈,其實很簡單嘛,但很多人都做不到這一點,那我就沒辦法瞭。但這真的是最簡單的方式,我都是早上六點起,這樣一天下來,到晚上十點的時候,你肯定困得不行瞭,一沾枕頭就能睡著。我一般早上起來,會看看書、靜坐或者站樁,去調整自己的氣血。”

          於湉:介於男孩和男人之間的可愛與穩重

          而即使作為養生派,於湉在生活中也是個手機不離手的“網癮少年”:“現在真的離不開手機,不過我的手機裡沒有遊戲,我就是喜歡看看微博,看看新聞,再看看粉絲們的評論。但我自己沒有小號,我會拿樂隊的號去潛水。談到粉絲,於湉也非常驕傲地說:“我覺得我的粉絲學歷都挺高的,之前還給我做瞭一個手抄本,寫得密密麻麻,全是跟養生相關的,真的挺厲害的。”

          作為一個26歲的男孩,於湉的經歷讓他早已迅速成長為瞭一個能獨當一面的男人,對人生和世界的看法也比同齡人深刻得多。談到青春,我們往往隻想到橫沖直撞、不顧後路,但其實從於湉身上,我們能看到腳踏實地、隨“於”而安也是一種堅韌的姿態。

          我們將在微信公眾號“搜狗看點”的本期留言中抽取三位粉絲送出於湉親筆簽名照,搜索關註公眾號,評論並轉發,說不定幸運兒就是你哦

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專訪於湉隨於而安的姿態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